您的位置: 阿拉善盟信息网 > 科技

伊能静再生一个宝宝是正在进行的计划

发布时间:2019-10-13 06:23:19

  伊能静再生一个宝宝是正在进行的计划

  如果说从前当演员的伊能静是“小白兔型”,每天关心自己是不是美美的,见到导演就叫得甜甜的,那么现在转型当导演的伊能静就是“灰太狼型”的,她突破了许多原本属于她生活法则的极限,比如几天不洗澡,不卸妆就睡觉,凶到能把工作人员骂哭等等。现在的伊能静也变得没有那么在意外貌了,她在片场又干又瘦的脸曾经“吓到”秦昊的爸爸。最近她又恰好身陷“婚礼照片脸肿”危机,这些天她宣传自导自演的新片《我是女王》接受媒体的采访,几乎每家媒体都会问到她婚礼的照片事件,让她深感无奈。面对本刊的专访,伊能静将她最近受到的争议和状态一一道来:脸肿,当导演备感挑战,和秦昊在拍戏中确定彼此以及已经列入计划的孕育二胎。  婚礼脸肿照被放出,女人怕变老吗?  “ 如果我不老,孩子就不会长大”  3月底,继在普吉岛大婚后,伊能静在北京又举办了婚礼party,好友苏芒秒晒又秒删了婚礼现场照片,却还是被友们截存下来。这些照片上,伊能静的脸十分臃肿,并不像平常那般柔美可人。一开始伊能静看媒体上关于这件事的报道还觉得挺好玩,当她发现媒体一见到她就询问为何那些照片上的她和平时的她判若两人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这件事并不是被视为好玩,而是带有恶意的调侃。关于上那些猜测“闺密心机”的言论,伊能静觉得很不可思议,在她心里,苏芒给她的帮助非常多,她在内地的第一个杂志拍摄和做慈善都是在苏芒的推动下完成的,现在苏芒被友诟病有“心机”,伊能静觉得该致歉的是自己,由于自己那天在生理期造成的面部浮肿,她也不知该从何解释。《南都娱乐》就此事联络苏芒,并没有得到苏芒方面的回应。谈到自己的照片是否都要被修图才能放出,伊能静有点无奈:“你们都看到我长什么样啊,我也过了那个见什么人说什么话的年龄了,不解释也每天都会有人问。”  随着时间的流逝,衰老是每人都要面临的问题,作为娱乐圈中的女人,伊能静坦言“说不怕老是骗人的”,聊到如何保持容颜这个话题,伊能静的第一反应是作为一个母亲的视角:“如果我不老,孩子就不会长大,我愿意用我的年迈去换他的成长。”在伊能静这个阶段的认知里,保持外貌更多是她工作上的需求。伊能静和秦昊这对“姐弟恋”难受到一些友们的调侃,伊能静却坚定自己的想法:“年龄大了依然追求外貌和享受恋爱没什么错,欧洲人一辈子都在追求爱、追求美,感受食物的味道,东方人到了四五十岁就觉得一半都入土了,不应该因为身体老去不让灵魂茁壮了。”  出于单身欲通过银幕倾诉,  却在其中收获爱情  “我现在依然是女王,才能碰到秦昊这个男王”  很多人好奇伊能静为什么会转型当导演,原因听起来很有小女孩的心思。伊能静当时没有男朋友,儿子“小王子”也已经长大,当小王子放暑假去参加夏令营后,伊能静突然觉得自己有很多时间,也为自己孤身一人而晃神。她想到了自己很喜欢的《我是女王》这本小说,开始想做《我是女王》的电影制片,在找合作伙伴的过程中,有人提出了让伊能静当导演的建议,她以导演身份在做电影剧本的时候,秦昊出现在了伊能静的生活中,两人相见恨晚,互生情愫,最后秦昊也成了其中的演员之一。  《我是女王》里有一对相差8岁的姐弟恋的人物关系,由宋慧乔和窦骁饰演,伊能静在思考如何诠释这对姐弟恋人物的同时,也完成了对自己和秦昊这对姐弟恋感情的梳理。戏里有一句台词:“这个男人会为你留下吗?不会吧?在他最帅最有吸引力最有男人魅力的时候,你除了高龄产妇之外什么都不是了!”在执导完这场戏,伊能静打给秦昊,做了一个认定这段关系的深情回应:“我知道你很爱我,因为电影里的窦骁走了,他去了战地,没有留下,但你却把我留在了生命里面,我知道你很爱我,你也知道我比你大10岁是个事实,但你还是决定要和我在一起,虽然你有些事做得不浪漫,不会说爱,生活里也没什么惊喜,可是我觉得这就是爱。”文艺女神伊能静的这告白在秦昊这里妥妥地被更加文艺地回应:“当你面对这个现实,你看得到的现实就不会存在。”  从玻璃心美丽教主到防弹女战士的转变  “我的玻璃心现在能够防导弹”  自从决定当导演拍一部属于自己的电影之后,伊能静常常和身边人开玩笑说她的玻璃心已经变成五角大厦白宫的防弹玻璃,不单单能够防子弹,还能防导弹!一开拍前筹备得热火朝天,伊能静跃跃欲试,可是到了真正开拍的那一天,一个从未在伊能静脑海中浮出的场景出现了:她发现所有人都在挑战她!所有人对她说的话都是带有问号的—摄影师问“导演,这场戏你打算要怎么拍?”道具问:“导演,这样的东西符合你的要求吗?”演员问:“导演,我觉得这个人物是不是应该这样表现?”这些在剧组中看起来正常沟通的问话,在伊能静这里,感受到的都是来自于自己经验不足造成的被质疑。参与电影筹备的苏乏告诉本刊:“伊能静是一个生活比较质朴、天真、真性情的人,说话不太顾及,她绝对是一个好闺密,影片里的人物都来自于她身边真实朋友的故事,都是有人物原型的,她非常爱这些人物,她在说戏时十分有感染力,这是她的擅长,但这和她的导演功力没什么关系。”说戏的感染力不等同于导演功力,这也是剧组自开工以来就心照不宣的对伊能静的认识,导演这项包含了技术能力、领导能力,在极短的时间内建立信任感的能力等的工种,让伊能静的自尊心在《我是女王》开拍一周的时候,来了个瀑布式的大崩溃。  那是一个没有预兆的下雨天,原先定好的场地因为下雨得临时改场,剧组的计划被打乱,摄影师给伊能静扔下一句:“我老抓不到你想要什么,我到现在都没弄懂,导演,要不你再看看吧!” 听完伊能静说戏的演员给她反馈:“导演,我觉得我的表情是很饱和的啊!你觉得还不够?”。面对剧组工作人员的种种“不畅”,伊能静撑不住了,在灯光师给下一场打灯调试的时候,她拨通了秦昊的:“你给我过来,不然我就拍不下去!我做不了导演!”挂了之后,伊能静一直哭,哭得眼泪鼻涕直流,声音很大,整个现场都安静下来。接下来的场景接近琼瑶剧,对伊能静来说却是让她重振士气的一幕。赶到现场的秦昊抱住了伊能静,他只对伊能静说了一句话:“没有逼人你,你自己可以有自己的选择,如果你不想拍了,我们就不拍了,大不了咱把房子给卖了,把钱退给投资人,咱不玩了,不玩最大,无欲则刚!”听完秦昊的话,伊能静继续哭,哭完却默默地坐回了监视器前。如今回顾这场罢戏风波,伊能静告诉本刊:“就因为当时我知道自己有退路,才觉得自己应该全力以赴往前跑啊!”  拍《我是女王》的这段时间让伊能静进入一个新阶段,除了克服技术上的问题,作为一个导演在剧组的生活状态,也让有“美丽教主”之称的伊能静苦不堪言,从小白兔变成了女版“灰太狼”。拍戏回家太晚,累得不想洗澡,常常是三四天洗一次澡的节奏,每天两三个小时的睡眠完全违背了伊能静“美丽教主”所奉行的法则,因此在拍戏期间她的脸上长了很多痘痘和暗疮,有一次秦昊的爸爸来探班,看到伊能静的脸都被吓着了。为了拍好自己的戏,伊能静也创造了一天带妆16个小时的纪录。在影片的后期宣传中,伊能静给人的印象也打破了她当演员时给人“小白兔”的印象,负责影片宣传项目的姗姗告诉本刊:“伊能静还是一个很高效率的人,在每个通告之间也没有要求补妆,也都不会留出吃饭的时间,都会在转场的车上就解决了。”在本刊和伊能静的专访过程中,伊能静右眼贴的假睫毛突然掉了,她干脆地扯掉,没有让化妆师换新的贴上,接过化妆师的眼线笔,自己补了两下又继续聊起来。

  责编:传媒

生活
电视
饮食养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