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阿拉善盟信息网 > 游戏

【菊韵】冰锁无定河(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3 05:27:24

1986年,我在工厂厂报当编辑。金子爱写诗,经常给报纸投稿,我管的又是付刊,这样我们就认识了。投稿是有稿酬的。记得诗歌一行三毛钱,上乘作品一行可以拿到五毛钱。写十行就是五块钱,如果像前苏联无产阶级革命诗人马雅克夫斯基写的阶梯诗,两个字就是一行,那还得了?厂报一周一期,一周五块,一个月就是二十块,等于涨两级半工资!
厂子大,文学青年多,写稿的也多。金子在他们中算是出类拔萃的。他的诗作有 、有创意、情感朴实。所以只要他投稿,我几乎篇篇都用。金子的诗稿用了半年多,我还不知他是谁,一个厂的,这不正常。直到有一天他来领钱我才知道他是金子。金子个头高挑,肤色不白,留寸头;一笑,露出一排板牙,牙也不白,略黄,呈象牙色;眼底却是白的,显得眼仁黑了,但细一瞧他的眼仁也是黄的,狸猫似的;透着机警和野性的目光!他的耳朵没耳垂,猛一看就象在他鬓角下插了两片肉!加之他“牙笑眼不笑”的表情,使人不由想到一种动物,行走在草原上的一种食肉动物,——来自北方的狼族的狼!
“你是金子吗!?”听说他是金子,我忙起身表示欢迎。他说是,我就是金子。说着在我对面坐下来,掏出香烟,甩给我一支,给自己把火先点了;但马上觉得不对,不礼貌,于是站起来、探出身子给我把火点上才落座。
我给他指出大作不足的地方,我说:“你写十回太阳,每回太阳都是‘古铜色’,能不能换个颜色?一年四季里的太阳,每天从早到晚的太阳都是不同的,你是不是没留意啊?”
他问我:“你说太阳是什么颜色?你说,我改!”
我说我不说,你看去。他说:“你这人,我给你好好说哩,你可不说!”
很显然,他的轻慢的态度很不礼貌。人说‘文如其人’,这话和他对不上,更别说是个写诗的。不过像他这样说话的人在工厂并不鲜见,我已经适应了。我放低声音,问他进厂前是读书吗?他说当兵。问他父亲做什么工作?他说在厂公安处。问他在哪个车间上班?他说,在厂后铁道班!问他府上哪里?他笑笑,回说陕北。
其实他一进办公室,我从他“带镣长街行”,——把平路当山路爬的步态中就已经知道他是陕北人了。

陕北人在关中人眼里是一群特殊群体。这还不能简单地说、是因为现在的陕北人是南匈奴的后裔,是被汉族同化了的民族。被汉族同化的民族远不止这一家,还有契丹、鞑靼、女真以及在兵火战车面前屈从的那些人。“特殊”在于历经千年的文化影响,通婚融合的血统改变,至今在他们的血液中,依然残留着原始的民族个性:独立、独特、强势、行事不计后果,攻占不择手段!但在我和他们相处的漫长的岁月里,我惊喜地发现受过高等教育的陕北人比那里人都优秀,都是做官的好材料!
我和金子会处好吗?老实说当时我没想过这个,我是他“师傅”,是他老师,是他长辈,是老资格。在那片小天地里我说了算,处好处不好我能失去什么?所以没多想。只是出于工作考虑,我手里握着一张王牌:有金子在,不愁没人写诗!于是乎,我们建立了联系。
随着时间的延伸,我了解到他的家在无定河边,家里还有一位年迈的老祖母,而每当说起祖母时金子的神情就会游离不安。我想他是想念她的祖母了。他是个孝子。我开始喜欢他。
那时我住在交大二村父母家中。那是一间十四平米的陋室,拥挤而且杂乱。星期六我把金子约到家里来,和他聊文学。事先让妻子回娘家去,妻子正怀孕,很不情愿。
我和金子聊诗歌,小说,戏剧一聊就是凌晨一两点。我们都很兴奋,为着我们共同的情人,文学;为着我在人群里发现了这么好的一棵苗子,这块“金子”可是一块稀有的“狗头金”!时值深秋,凌晨气温低。我问金子冷吗?他说冷。饿吗?饿。这好办,我到厨房捅开炉子,给他煎饃片,烧鸡蛋汤。待他吃完喝净离开时,天已经快亮了!

那年冬天应金子之邀,我去了陕北绥德千狮桥。他家就在桥边。至今我仍记住那些快乐的日子,记住十四里铺他表嫂给我们烙的油饼,记住他的老祖母那双擦了又擦永远擦不干的泪眼,以及老人对金子叮咛又叮咛的那些温暖的话语,记住在我告别老人的前一夜,无定河开冰的情景。
那天晚间当我躺在热炕上正在感受这家人给于我的温暖时,突然被一声由近而远、由远而近的脆裂声惊到了!那是金属般的开启混沌世界的凌厉之声,那声响先是一声炸裂:“咔——”然后是回音:“啦——啦——啦——啦——”紧接着又是一声,似雷非雷,雷声没它悦耳;非雷似雷,不然怎能这样振聋发聩惊醒沉梦呢?
我坐起来,侧耳倾听。金子翻个身,告诉我:“无定河开冰了,”咕哝着:“今年春天来得早,”话音一落,鼾声就起了。
无定河的冰我见过。水从岩层中不断地流出,在严寒的气温下不断地结着冰,结果形成冰帘,冰柱,冰山。它们在清冽的寒风中、在瘦弱的太阳光里泛着幽幽的蓝光。直到春天来临的某一天轰然倒塌,沉入无定河的怀抱中碰撞着,碎裂着,嘁嘁嘈嘈地拥挤着向东行去……
这次陕北之行的见闻一直储藏在我的记忆里,最少在十年的时间里我没忘记它。因为后来发生的事让我和金子之间结了“冰”,使我不敢去正视,去碰触,唯恐破坏了那段美好的回忆!

从陕北回来不久,金子跑来对我说:“咱俩合伙买个台球案子吧?现在时兴打台球,咱把案子支起来出租收费,可赚钱哩!”见我没反应,又说:“我守着,你不用管,赚了钱给你,我看你也过得不好!”我想了想,想到是不是金子钱不够,才向我张这个口?于是问:“需要多少钱?”他让我交九十元。九十元在1987年是我一个半月工资。我说:“可以。如果能赚钱,你我平分,因为我没时间去守摊儿,你辛苦你可以多拿,总之你看着办吧!”
下来我把钱交给他。第二天他就告诉我案子已经买了,已经开张了!
此后数月未见金子。待迎头遇见他时,他也只字不提台球生意的事,我只得问他:“生意咋样?你辛苦了!”他像突然想起一件事,问我:“你不知道?案子丢啦!不知咋搞的,叫人偷走了!”消息来得太突然,我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只好说:“丢了?那么大那么重的东西,搬起来也费了力气了!”他说:“可不是嘛!”
这事就算完了。我能说什么?只好默认。
此事过后没两天,他来宣传部找我,我以为他来投稿,结果不是,他是来求我给他帮忙换工种的!他说他一个大小伙子成天守个仪表发呆,这不是浪费生命吗?太没意思,“想找把椅子坐坐!”我听明白了:金子想坐办公室,想当干部。
金子的工作是在厂后铁路专用线旁守仪表。工厂需要煤气。工厂就要买进成千上万吨煤炭来加工,来转换。以前火车拉来多少煤炭,由着人家说了算,报来的数字水分太大,工人挣来的血汗钱不能白白流失,工厂技术员就发明了一项科技技术:在铁轨下安装了一个压力计,火车一过 ,车的实际重量就出来了。金子和他两位战友的工作,就是守在这里抄表把关!
我想到隔壁团委。相信凭我这张老脸团委书记一定会给我面子。结果果真如此,书记听了我的推荐,说:“刚好我这里调走一个,空下一个名额,那既然你杨老师说话了,我们相信你,你是不会看错人的,那让他来吧!”
那时科室里每年都有因为升迁变更或退休留下的空缺。也经常有基层领导向我要“笔杆子”,而经我推荐的人也的确干得不错。事过多年我才明白,原来当年我所从事的工作,除了党校外,是第二个能向科室“推荐”干部的渠道。再想想那些一就位就仍笔的小子,的确精明过人,他们拿来的那些小稿子不就是给阴魂焚化的冥币吗?他们迎其所好烧了几张纸,结果也不白烧,最后“老鬼”还是屁颠颠地为他们保驾护航了!而我们白落下一个“伯乐 ”的好名声,干的却是“维持会”的勾当。

金子当上团干了。“干事”职位虽小,但毕竟进了办公大楼了嘛!没有一,那有十?慢慢来吧!总之金子前程似锦,他的“古铜色的太阳”终于起作用了,照耀他了!
我为他如愿以偿感到高兴,再者,团委就在我隔壁,以后同他交流起文学来也方便多了!
结果不到两月书记找来了。书记是来向我“汇报”的,他说:“杨老师,你给我们送来一位大爷,他哪里是来工作的? 我们做什么都不对,都要接受他的批评和指导。而他什么也不做,卫生不扫,开水不打,我们真滴受不了他了!杨老师,我们感谢你支持团委工作,我让他走,您不会有想法吧?”
我能有什么想法?我只能向人家道歉,安抚人家,强调说当初我只是把金子推荐给你们,考察和使用权当然由你来决定了!这么一说,书记才心平气和些。书记回去就找金子谈话了。
当天下班回家,金子给我开的门。他早在这里等我了。一见我,便急于向我解释,我向他摆手,示意他我已经知道,不必再说了。他翻着眼皮,脸长了,问我咋办?说团委不欢迎说真话的人,现在到哪里上班?我说你服从分配吧!他的脸拉得更长了。但是,当他走到门口,又突然转过身来,指著室内墙上的一张毛皮问我:“这是什么皮?”

这张毛皮是我在终南山下买到的。当时卖皮子的人把皮子装在布包里,只把一条尾巴露出来担在自行车把上。那是怎样的一条尾巴呀!金黄,紫红,如火如霞。我首先想到金丝猴,想到偷猎者。我把皮子看了,心里踏实一点。这套“皮装”不是金丝猴的,它的主人是“飞虎”。就是那种从树梢上一跃而下,伸展四肢、靠前肢与后肢间连接的薄膜滑翔而下的动物。
我在秦岭见过飞虎的表演。它“飞”起来,就像仙女下凡,带着两片祥云一个梦幻降临人间!我用高价买下它,把它绷开钉在墙上,让它干。现在金子看到了。我把前后经过对他一说,他更感兴趣了。他主动提出要为我把皮子熟了!我知道皮毛必须“熟”,不加工皮子不但生硬,不柔软而且会生虫。我原来是要把它送到回民坊的,现在金子要帮忙,我就千叮咛万嘱咐地把飞虎皮交给了他。因为陕北出产皮毛,熟皮子是他们拿手活。

妻子下班回来不见了飞虎皮,问我我就说了:是金子拿走了,熟去了,熟好后就送来。
妻子怪叫一声,吵吵道:“完了完了!他说话你怎能信呐?台球案子那么大的东西都丢了,现在又看上飞虎皮了,你你去给我要回来!这忙不要他帮,这家以后也不欢迎他来!”
很少出现这种情况。妻子,你怎么了,是更年期提前了吗?刚才千说万说才把皮子交给人家,现在立马去追要,明摆着是不相信人家嘛!这事,我做不出来。
但细一想,也怪不得妻子。这件毛皮我买下是给她做围搭的,同时也是结婚七年我给妻的礼物。那天回来,当我把飞虎皮取出来给她看时,她一眼就看到了飞虎的四只小爪子,那爪子那么精致,那么可怜,妻的眼睛就红了,连说造孽造孽,这是一条命啊!当我告诉她这是我用两个月的工资换来时,原以为她会发火,结果她没有,只是把隐忍在眼里的泪流了出来!
唉,这件事压在我心里一直放不下,每次见金子都要问,皮子熟好了吗?什么时候能取回来?他很有耐性,每回总是对我说皮子送回陕北去了,熟好后就会捎下来!
就这样过了半年,又过了半年,我还是这样问,他还是那样回答。这之后我也懒得再问了。第二年开春时党办调走一位秘书,空下一个“缺”。记着金子还在抄表哪,我找党办主任,把金子歌颂党的诗捧给她看,她看了,问,这不是公安处老金儿子吗?好,好,我看挺好,让他来吧!
金子“二返长安”,这回不但回到了办公楼,而且当上了党委办公室的秘书!我能为年轻人做件有益的事情,真高兴!不高兴的倒有一人,这人是他老子。他老子见了我,认真地说 :“老杨,你为金子费心,按说我应该感谢你,不过我养的儿我知道,这个人是老牛拉破车,——哪儿黑哪儿歇。他就不是什么好材料,他要能行他早上去了,机会不是没有!”
这是什么话?老金的话让我一头雾水。虎毒不食子,老金要大义灭亲吗?结果不出他老子所料,这回金子还没干够一个月就让主任撵走了!主任见了我,事隔一个星期好像气还没消,她冲我火燎燎地喊道:“丁书记星期六作报告,星期三让他整理材料,结果怎样?天哪!天哪!隔了一个星期天他才交来!这个人这么把事不当事,没见过、真没见过!”

可能他估计到我会骂他,躲了不来见我。所以一拖又是半年,快过春节时他来了,他来了没事人一样,开门见山说陕北他三姑来西安进洗衣粉,问我化工厂有没有关系,有的话给帮个忙,不过三姑说了,忙不白帮,有酬谢哩!不然他三姑春节都回不去了!
我抓起电话给化工厂打过去。化工厂这位朋友也姓杨,是把我叫“哥”的,他在厂里当工程师。对方说:“洗衣粉是统调物资,春节马上到了,各地都在抓货,怕搞不出来!”
金子急得火上房似的,又这样那样想了一通办法让我再去试?
我拒绝了他。我向他讨要我的飞虎皮,我说两年了你倒是送回去没有啊!?他说送了。这不年节到了吗 ?他们肯定要下来,我再问问!金子丢下这话就跑了。没想到电话打过去第四天朋友电话回过来了,让赶快去拉货!说:“好不容易搞到四顿,山丹丹牌的求爹爹告奶奶求来的哥呀以后你再别给我揽事了,你不怕我犯错误吗!?”

共 674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篇鞭笞丑陋人性的讽刺小说,小说对主人公金子的刻画淋漓尽致,入木三分,金子的相貌狸猫似的;透着机警和野性的目光!加之他“牙笑眼不笑”的表情,使人不由想到一种动物,来自北方的狼族的狼!开篇小说简介了金子与作者相识相知结缘的经历,金子利用写诗当作敲门砖,利用了作者对工作的认真负责和宽容大度的心胸,几次爬上了领导的岗位,一上位就仍笔的小子,的确精明过人,无奈朽木终不堪大用。这是金子利用笔杆子上位的丑陋表演,再看金子狼一样贪婪悬念的设置,一 合伙买的台球案子丢了,二 拿走的飞虎皮,三 八百块钱的去向,通过这些悬念的设置,对主人公丑陋人性的认识一步一步展开,吸引着读者一步一步看清了金子的丑恶嘴脸。小说细节的描写和处理也相当到位,金子掏出香烟,甩给我一支,给自己把火先点了;小事看大,反映的是此人的傲慢无礼,细节的描写和处理还有很多,限于篇幅不再一一列举。小说对金子人名的设置也很有寓意,反讽之意就是这那里是块金子?分明就是狼心狗肺!小说语言精练,构思巧妙,尤其对人物的刻画惟妙惟肖,掩卷时有令人锥刺一样的疼痛。事件虽然发生在八十年代末期,但是对人性的认识,在当下仍然有着警示意义。一篇很好看的小说,推荐欣赏。【编辑 钟声】【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5 1 0】
1 楼 文友: 2014-05- 1 19:47:45 小说将笔触深入到人物内心的深处,对人物人性的展现透彻,故事常有波澜,富有传统小说结构的首尾照应,又兼具脉络分明、起伏跌宕、引人入胜的优势和特点。非常欣赏!问候朋友!
2 楼 文友: 2014-05- 1 20:06:44 很有现实意义的一篇小说,主人公金子的外貌,语言,心理活动的描写也引人入胜,寓意非常。
 楼 文友: 2014-05- 1 21:27:46 之前看过老师以前许多文章,感觉到老师的功力。 金子 这篇老师极力塑造了一个稀泥和不上墙的角色,人世间你用真心对人家,人家却回过头来一次次欺骗于你,真是朽木不可雕,这只怕是又一个 农夫与蛇 的故事吧。 土著不土
4 楼 文友: 2014-06-02 00:0 :15 有一次来欣赏,为作者这样的佳作喝彩。作者用一只犀利的笔,揭示了人性里丑陋的一点,反而使人获得更深层次的领悟。
5 楼 文友: 2014-06-04 20:47:54 真是一篇值得一读的佳作。作者一层一层的描写,把一个这样的人物展现在我们面前。一个贪婪、算计、没有责任心的人真的像狼一样,利用了别人的善良,热情。初读本来觉得应该是一个上进的文学青年。真替他觉得惋惜和可怜。这样的人只会冰冷了别人那颗火热的心,最后远离他,失去朋友。表面觉得好像算计了别人,其实是失去了自我,失去人性。这样的人在生活和工作中都不会如意的。通篇没有一句责备抱怨和失望的描写,却呈现给了读者老师的正直、善良,珍惜人才的可贵的品格,反衬出金子的狼一般的本性。刻画细致,入木三分。感慨颇深,回味无穷,佳作。
6 楼 文友: 2014-07-12 11: 1:05 遇上以怨报德的白眼狼了,教训啊,生活中要远离这样的人!孩子咽喉肿痛
三岁宝宝口臭是什么原因
幼儿流鼻血
拉拉裤尺寸怎么选择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