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阿拉善盟信息网 > 健康

贤者与少女 第九十七节:谈判

发布时间:2019-09-13 19:42:10

贤者与少女 第九十七节:谈判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叫问题。”——南境谚语。

……

地处亚热带的阿布塞拉草原,入秋以后伴随着雨季常常出现的阴天天气,令队伍当中的南境商人和索拉丁高地出身的佣兵们都不由得多加了一件斗篷。

人到底都是流着故乡的血,在一方生养长大的人不论身体还是心理都会刻上牢牢的难以拂去的印记,一代人就算去到另一个地方多少年下来口音仍旧会带着一丝出身地的味道,身体发肤都牢记着过去生活的地方的温度和湿度,牢记着那里的风吟鸟鸣,因而去到了别的地方,不论内心是否已经适应,身体都会自然而然地因为些微的不同而产生反应。

南境和索拉丁这样的热带地区,即便秋季气温也基本都在二十五度以上,就算是寒冬腊月,最冷的时节你也可以仅仅只穿着单薄的衣裳。相对宜人的天气造就了南境人不需要以保暖为目的因而可以尽情发挥的各种轻薄靓丽样式独特的衣裳,但当习惯了这种生活环境的他们来到风刮起来时气温会骤降到十几度的阿布塞拉时,尽管只是几度的变化,仍旧让不少年轻人开始瑟瑟发抖。

亚文内拉出身的我们的洛安少女无法懂得这一点,沉重的半身甲和棉甲加上罩袍令她无比闷热,因此当天气转阴开始刮风时,她唯一感觉到的只是凉爽和舒适。这种因为生活区域不同而在相同情景下产生的不同感受是根深蒂固的,白发的小米拉无法忍受南境和索拉丁的炎热,而在这种他们看来已经算得上是凉飕飕的天气之下,她抗寒的能力却又令那些更为年长的佣兵们刮目相看。

文化与人种,语言与风俗,这一切的一切都与所生存的地域分隔不开,即便同属自诩文明社会的定居民族,亚文内拉和索拉丁,索拉丁和南境

,也依然都有着各种各样的细微区别——这就更不要提,被他们所排斥的阿布塞拉大草原上的游牧民族了。

“——”呼啸的风声、马蹄声还有车轮滚动的声音以及各种装备杂物互相碰撞的声音,伴随着猎猎作响的旗帜和斗篷的声响一刻未停,一百余人浩浩荡荡的队伍分成两个互相警戒的小节,就这样以不紧不慢的速度缓缓地朝着前方走去。

数个小时前还在互相厮杀的对手如今成为了他们的引路人,但单从队伍之间拉开的这段距离就也已经能够看得出来信任这种东西并没有廉价到立刻就被建立起来。相反,由于文化冲突以及其他种种原因,原先好不容易稍微建立起来的和哈利德他们一行人的关系,反而是进入到了摇摇欲坠的状态之中。

明眼的人都可以看得出来是因为和这些人合作的缘故白羊氏族的人有些不爽,实际上不止他们,由于之前的持续围攻当中马匹和少数商人佣兵的伤亡,就连队伍当中的其他人也都是对这些人怀抱有敌意——再加上对于亨利他们一行二三十人的骑兵没有在受到围攻时立马过来支援的怨念,说是整支商队到了这会儿已经有四分五裂的迹象,或许也并不为过。

时间稍微回转到数个小时之前,隔着两百米距离的那位红嘴雀氏族的指挥官,现在知道他的名字是艾本尼的中年草原贵族请求双方进行休战以后,见亨利他们这边依旧严阵以待,于是回过头开始令一半的手下朝着后方退去。

两百米的距离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草原上常见的短弓射程多数在一百五十米左右,三四十公斤拉力的它们若不用毒箭的话面对普遍拥有皮甲防御的敌人有效射程还要打折,对付亨利他们这样的穿着金属护甲的西海岸佣兵更是只能攻击马匹和裸露的要害,但在双方都处于高速移动的情况下,饶是平地打靶百步穿杨的优秀射手,也只能保证不会偏差得离谱。

精度不足数量来补,要完美地吞掉亨利他们一行三十多人的骑兵原先艾本尼盘算的是等到他们进入七十米左右的距离时八十人一起上,用优越火力直接在他们与商队本阵汇合之前彻底击溃,毕竟即便眼下增加到这个人数尽数是轻骑兵搭配的他们也并非取得绝对优势,而在这样的前提条件下,亨利他们一行人不上当,艾本尼为了保存实力,自然也就只好选择谈判议和。

这在中等氏族出身的哈利德看来简直是耻辱的行为,虽说他明白在生存环境艰辛的草原上像红嘴雀这样的小氏族要生存下来绝对不能热血上涌就拼个你死我活,但身为尚武的阿布塞拉人,他们竟然主动求和,简直是令白羊氏族的这位年轻贵族气得鼻子都歪了。他怒气冲冲地就想要把这些辱没了草原人荣誉的家伙杀死,但是不知不觉变成十来名佣兵领头的亨利却是举起了手,指示着周边的同伴们随着艾本尼那边的队伍的后退而缓慢地逼近。

“你这家伙!你们这些软弱的家伙!”气急败坏的哈利德再次显示出了他年轻气盛的毛病,但大声嚷嚷着想要跟对面拼命以证实草原人的荣耀的他只是个合作者并没有权力和资格指挥着重甲盾牌的佣兵一行,而见作为盾牌和前锋的佣兵们开始驱马前进,那些更为年长的草原武士也只好开始劝自己的主子赶紧跟上,避免落单导致情况恶化。

“……走着瞧!”性格虽然莽撞,但应有的符合身份的知识仍然是有的,也不知道对着谁丢下了这一句狠话,哈利德指挥着剩下的十几名草原武士跟了上去,而随着他们的进发艾本尼命令的一部分麾下的骑兵也后退到了百多米远的距离,他们就在后面的平原上停留着,只留这边四十余骑面对和商队本阵合流的一行骑兵。

密密麻麻的箭矢插满了这边的土地和马车的侧面,几面备用的盾牌都被射成了刺猬,拥有护具的佣兵还好商人们当中伤者和死者的比例要更高一些,先前在米拉和哈利德进行兵击表演的时候曾经叫好过的那个年轻的小商人此刻已经成为了地上冰冷的尸体,显然不论出身与长相还有性格如何死亡这种东西对于任何人而言都是平等的,白发的洛安少女瞥了一眼,虽说见证过的死亡已经不算少数,但每次看到比自己也大不了多少的人丧生她仍旧会感到阵阵寒意。

“啪嗒——”艾本尼做出的这一步是不折不扣的退让,亨利他们一行人和商队的本阵合流以后迅速地重整阵型开始稍微地往后退出一些,双方的形势陷入了另一种意义上的僵持,艾本尼的另一只弓骑兵队伍停留的百余米外是刚好可以一边射箭一边冲过来但又不会直接威胁到商队这边的距离,而重新集合起来的亨利他们总共的战力又稍微提高了一些,勉强算是达成了平衡。

一方表达出来的诚意,另一方也识趣地接受。尽管包括哈利德和一些佣兵在内不少人都是面色阴沉,紧张和恐惧混杂在一起没有人带个头他们也都是乖乖地停留在原地,各怀鬼胎并非统一正规军队的商人-佣兵-草原人组成的队伍在此刻显示出了某种程度上的好处,因为大家都对彼此并不是十分熟悉的缘故他们更难被某一单一个体所煽动起来,因而此刻尽管有些不满和冲动,大部分人也都是压抑了下来,没有表露。

这些细节没有能够逃得过商队领导者的注意,但眼下最重要的是保证一行人的生存以及完成来这儿的目的。两害取其轻,虽然明知士气有所动摇队伍产生了分裂了迹象,为了能够存活下去,那位微胖的商人领导因亚吉,做出了南境人最擅长的选择——交易。

双方互相警戒着,用旗号和草原的语言交流达成了派遣出数人的代表来到对峙双方的中间空地上进行谈判的共识。之后在亨利和巴莱特以及两名随行商人的陪同下,因亚吉领导的代表队来到了那位红嘴雀氏族的高层贵族艾本尼的面前。远距离短暂交锋之中还未曾注意到,这会儿面对面众人才发现这人的穿着相比其他人显得十分高贵,而经过一阵简短的相互介绍,这在穿着短袖皮衣的草原人当中显得独树一帜的混色织布衣物,自然恰如其分地就与他更高的地位对号入座。

亨利这一回并没有开口,全是中年佣兵巴莱特在进行对话的转译,本来出于对合作者的尊重这种情况下他们理应邀请白羊氏族的哈利德作为陪同才是,但年轻的草原贵族此刻能够按捺住不要按照所谓的草原人荣耀冲上去拼个你死我活就已经算是冷静了,你要让他过来好好地交谈,显然是在强人所难。

“尊贵的阁下,请容我等声明,我们并无冒犯之意,之所以起冲突,也完全是出于误会,而我们希望这个误会可以被迅速地化解开来。”由巴莱特转译过去的因亚吉的第一句话显示出了南境商人的狡猾和小心翼翼,本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原则他把双方都已经死伤数人的这场冲突描述成了误会,这让旁观的亨利不由得对这个微胖的商人提起了几分注意。虽然表现在贤者的表情上也就是眼珠子转向了那边挑了挑眉毛,但若是熟悉他的小米拉这会儿没有留在防卫阵当中的话必然也能够明白这个微胖商人也是不可小觑的角色。

显然,这人和草原人交流的经验绝对不止他自己所说的那样仅仅是数年前曾经有过一次。他对于这边的风土人情至少都曾有过一个笼统的了解,这也因此才会根据对方自报家门时提及的名号而字斟句酌地说出相应的话语——这要求的不仅仅是知识,还有阅历所带来的老练沉着的应对,老胡安会选择这个人作为商队的领袖不是没有道理的,若是换一个更加年轻气盛的南境商人,甚至于现在在队伍当中仍旧存在的二十岁出头的阿布塞拉土生土长的哈利德这样的角色,恐怕整场谈判也决计是无法成立。

那个现在仍旧咬牙切齿地盯着这边的年轻贵族,就算是不立马拔刀相向吧,作为一个能以牲畜命名的中等规模的氏族当中顶尖的贵族出身,他那根深蒂固的阶级理念,一旦开口必然就会是搬出身份来欺压人,要求对方必须单方面进行服从和补偿。

这到底是人家的地盘,白羊氏族虽说有些威名,恐怕也还是没有强到那种程度,至多只能保得他自己性命,那些武士手下必然是要被对方给杀光用作警告了。老族长让这个年轻气盛的小儿子仅仅带着二十来人的护卫就跟着队伍出发显然打的也是这样的算盘。

不论如何眼下这种情况是决计不能让哈利德上来坏事的,总之因亚吉话中有话地暗示给了对方一个台阶去下,煽动情绪是眼下最要不得的事情,他一边这样说着一边观察着艾本尼的表情,见到对方不为所动以后小小地松了口气,趁热打铁地又是以南境人特有的风格退让了一步:“……尽管如此,尽管这是一场不幸的误会,我方仍旧愿意为阁下提供一些香辛料和岩盐作为补偿,阁下若是愿意的话,我们不妨在这儿开始商谈价码如何呢?”

他这样开口,这段话莫说是身后不远处的哈利德了就连队伍当中两个年轻的小商人也都是面面相觑——这可是单方面的补偿,他们眼下仍旧保留有相当的战力并非彻头彻尾地战败,若是按照常理来想的话,不是应当就这样双方各退一步分道扬镳吗?

领队这是在怂些什么?他们现在并非处于绝对弱势又为何要主动示弱——不明就里的年轻商人这样想着,而对面骑在一匹红褐色草原战马身上的艾本尼沉默了一会儿,自信地笑了笑之后点了点头。

“可以,我们就此开始交谈吧。”他这样说道,丝毫没有因为这件事情而感到羞耻的意思。你来我往地一阵对话,作为以雀鸟命名的最低级的小氏族,这位名为艾本尼的指挥官举止之间显示出了草原人少有的冷静和理智,因而也使得对话的进一步进行成为了可能。

“是的,噢对了,除此之外,尊贵的阁下,我们还想请问您关于另一件发生在这附近区域的事情,关于一批白头发的……”

……

谈判的最终结果是这边付出了不少的物资作为赔礼最后达成了暂时性的引导关系,这在队伍当中甚至包括米拉在内的绝大多数人看来都是不可理喻的,因为这一切就好像是有个强盗出来想要抢夺你的财产而你在拥有自卫能力的情况下却仍旧选择了双手奉上一般——加之以眼下一行人还就这样跟着他们这些来路不明的家伙朝着他们的大本营走去,这怎么看怎么像是羊入虎口。

但会拥有这样的想法的人显然也仍旧是见识浅薄对于草原上的一切并不熟知。

诚然,整支商队上上下下加起来的总人数,合流以后和八十人左右的红嘴雀氏族的骑兵们拼上一把也未必会输,但广阔的阿布塞拉大草原上可不止这么一支氏族,跟他们拼命死伤惨重以后若是再遇上敌人,那就是全灭的命运。

而且在战斗当中谁人能够保证自己不会意外身亡,花掉的钱以后能够再赚回来,人要是死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中等氏族出身的哈利德,因为是贵族阶级但又并非一族之长,他自幼享受着挥霍指使的权力却并不懂得相应的无需为了一族的存亡而居安思危,因此才养出了这幅冲动任性一直试图证明自己的性子。相较之下作为红嘴雀这种小氏族的高层,艾本尼在收下了所谓赔礼和众人达成了暂时性的合作关系以后,只要这边保持警惕,他们就基本上不会动手。

即便去到了大本营也依旧是如此。

前面已经提到过,现在是物资充沛的雨季,无需大量地掠夺来保证生存。

因而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小氏族要做的自然就是保存力量,避免冲突,闷声发大财。

因亚吉就是在了解了这一切的前提并且察言观色明白艾本尼并不是什么冲动的年轻人之后才会选择了这样的方案,尽管队伍当中不少人都对此有些怨言,特别是哈利德更加证实了自己心目中关于定居民族都是懦夫的想法,但他们避免了争端,成功地保存了队伍的相对完整性。

重整旗鼓,我们的小米拉又一次在贤者的讲解下大致了解了这背后的原因,更加了解了一些为人处世的事物以后,一行人就这样在阴风阵阵之下朝着红嘴雀氏族的领地走去。

借着雨季正在扩建规模的小氏族需要所有能够得手的力量,据称出现在这附近的那些流亡的洛安人当中就有数十存在于他们的大本营,不论这到底是不是他们要找的王族,米拉都要和自己久违的族人。

见上一面了。(未完待续。)

孩子消化不良会积食怎么办
婴儿发烧怎么办退烧快
小孩子发热
长期熬夜小便发黄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