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阿拉善盟信息网 > 娱乐

产房里婴儿早产跌伤起纠纷

发布时间:2019-09-13 07:04:39

产房里,婴儿早产跌伤起纠纷

双方签协议后赔了9500元,法官认定合法有效

婴儿在卫生院早产落地致伤,事发后,双方经镇司法所和综治办调解签订了《协议书》,医院赔偿9500元给婴儿父母。但不久,家属方为提高赔偿数额,以所签《协议书》无效为由提起诉讼。

婴儿早产跌伤家属索赔

去年6月5日零时,30岁的北流妇女林某到北流市某卫生院分娩,入院诊断为9月待产。6月5日早上7点半,在待产室的林某感到即将生产,值班护士对其进行检查后,陪同林某步行到产房,林某进入产房未上到产床,胎儿即于7时50分产出跌落在地上,护士马上从地上抱起婴儿进行检查治疗并建议转送上级医院救治,经林某及丈夫陈某同意后由卫生院派救护车将早产儿转送到北流市人民医院治疗。

经北流市人民医院检查,临床诊断结果为:头部右侧血肿。婴儿在该院住院19天后出院。去年7月5日,婴儿再次被送到玉林市第一人民医院做CT检查,检查结果是:右顶骨凹陷性骨折。

婴儿跌伤后,陈某带领亲属多人到卫生院要求赔偿未果,于去年6月12日向北流市卫生局提出申请要求进行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但去年7月7日又要求终止鉴定。

去年7月8日,陈某及亲属多人要求北流市某镇政府调解双方的医疗纠纷,在该镇司法所、综治办和村干部的调解下,几天后,陈某终于与卫生院签订了一份《协议书》,协议载明:1、双方当事人一致认定:乙方(即陈某)爱人林某在甲方产科生小孩时不慎跌落地属于意外事件,不属医疗事故,乙方自愿撤回向玉林市医学会申请对这起医疗纠纷做鉴定请求,并放弃对这起纠纷的诉讼申请;2、甲方(即某卫生院)一次性补偿给乙方人民币9500元(包括医药费、护理费、伙食费、误工费、交通费在内);3、乙方当面领清款后,今后乙方不得以任何理由或方式要挟、起诉甲方及甲方的干部、职工,乙方的小孩不管出现任何事情都与甲方无关,乙方不得向甲方追偿任何费用和。陈某和卫生院的负责人在《协议书》上签了字,当日,卫生院向陈某支付了补偿款9500元。

不料,《协议书》签订后,产妇家属反悔,认为其补偿金额远远小于实际发生的数额,要求医院增加赔偿数额。

两审法院认定《协议书》有效

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关于《协议书》主体问题,婴儿是无行为能力人,陈某是婴儿的法定监护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0条的规定,其有权作为婴儿法定代理人与该卫生院订立《协议书》维护婴儿的合法权益,林某是婴儿的母亲,其也是法定监护人,也有权行使监护权维护婴儿的合法权益,但是林某与陈某是夫妻关系,住在一起,在早产儿受到伤害后,一直是由陈某与卫生院进行协商,直到双方订立协议,林某是知道的,但其一直没有提出异议,卫生院作为协议相对方有理由相信陈某有权与其订立协议,陈某行使监护权订立《协议书》的主体是适合的。

关于《协议书》是否有效,是否可撤销问题,法官认为,该《协议书》是在北流市某镇司法所、镇综治办主持调解下,经双方当事人反复协商所达成的,不存在《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的合同无效的五种情形,陈某夫妇请求确认《协议书》无效不符合上述法律规定。

陈某在与卫生院订立协议之前,已经对婴儿的伤作了各种检查和治疗,其对婴儿的病情是充分了解的,不存在重大误解;由于早产儿受伤双方已确认属于意外事件,陈某夫妇在签订《协议书》前就已放弃申请进行医疗事故鉴定,在该案中也未提供证据证明婴儿的损害是卫生院的医疗行为造成的伤害,因此卫生院补偿陈某夫妇9500元也是公平合理的,《协议书》不存在《合同法》第五十三条及第五十四条可撤销的情形。@@@

综上,陈某夫妇与卫生院签订的《协议书》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合法有效且双方已经履行完毕。陈某夫妇请求确认无效或请求撤销均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以驳回。根据《民法通则》第十六条,《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五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第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人民调解协议的民事案件的若干规定》第六条的规定,判决:驳回陈某夫妇的诉讼请求。

陈某夫妇不服一审判决,遂上诉至市中院。经审理,法官认为陈某夫妇上诉主张陈某无权签订该协议,该协议存在合同无效的情形,请求确认该协议无效的上诉理由不成立,二审法院不予采信与支持。近日,市中院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判决。

法律支持

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合同无效的五种情形是指:(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通讯员 罗耕思 黄正芳)


线上教育类微信开店
微信一键生成小程序
水果微商城平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