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阿拉善盟信息网 > 娱乐

仙命长生 第四百七十七章 五印流转

发布时间:2019-09-24 16:53:46

仙命长生 第四百七十七章 五印流转

识海之内,魈是寂然无语,所谓打人不打脸,朱砂直接来了这么一下,算是把这神武宫彻底给得罪了。

不过为什么此刻在这心里,还真的有些爽利的感受呢!

依稀间,魈忽然又想到,当初的那个“他,”可不就是这样的行事作风么?到处给人打脸,把那些沽名钓誉的虚伪家伙,一个个直接摧残到生无可恋。

虽然有些心潮澎湃之感,但是他还是不免开始担心起来。

接下来只怕是更加难以收拾的场面,朱砂如今已经身无半分力道,又该如何应对,才是目前最为担心的问题。

熠彤和风缺两人,是其中唯一没有感受到兴奋的存在,他们深知,经过适才的变故,只怕接下来已经彻底难以收场,甚至连朱砂的人生命运,极为可能就此终止。

有人忽然高声喊起来道:“你们快看,那武牧荣在做什么?”

此刻台上的武牧荣,脸色阴沉变色,那眼神更是冷厉到可怕,如今的他,已经陷入彻底的疯狂中!

在他的身上,再也没有往昔那丰神潇洒的姿态,反是如疯兽一般浑身抖颤,同时身躯之上,无数字印迭现而出。

“临!”“兵!”“斗!”“者!”“皆!”五种字印如同跑马灯一样,直接交织闪烁,甚至开始了迅急的游走。

风缺眼神顿时一紧,他之前也曾见过武牧荣在神域压制他人,但是这般五印同时更迭出现的场面,还是第一次见到。

而贵宾席位上的武元极,却是一脸凝重,对于武牧荣目前的情状,他却是最为清楚。

这乃是神武宫的绝学:“登涉九印”中,最为恐怖的一种修技,乃是属于“日”字卷的层阶。

此招又称为:“五印流转!”

武家子弟修习登涉九印后,一般在修灵期之后,即可以基本掌握前五印,甚至第六印,但是即便是天赋超强的门人,也无非能够同时施展出三印。

而能够掌握“五印流转,”却远非这么简单,除了对于修炼者本身天赋有局限外,还需要更加严苛的要求。

这般可怖的修技,即便是他已是修灵期的身手,也没有彻底掌握。这一切只因为这修炼的条件,太过逆天,已非寻常平凡人族,可以想像奢望。

截至目前为止,在神武宫内,能够施展这般修技的,绝对不会超过三人。

这武牧荣正是其中之一,而其能够掌握这种逆天般的修技,很大程度无非是来自那位武才人宫主的溺爱。

“五印流转”之下,就算修灵期修为以上的强者,也是难以承受,更何况是这修师期的朱砂。

他微微叹息一声,这人族的无知少年,换回武牧荣的怒火,最终是以付出生命为代价。

随着武牧荣全身下上,字印流转的速度愈来愈快,陡然之间,在场所有人忽然感觉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天色已经阴了下来。

不少明眼人更是发觉

仙命长生  第四百七十七章 五印流转

,天上本是耀眼的烈日,居然已经隐匿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数道阴黑乌云,直接遮蔽在这万仞山峰的上空。

一阵迅疾的骤风席卷而起,呼啸风声中,更是卷起无数沙尘,几乎将平台周遭区域,也尽数围绕其中,吹在众人的面庞上,有些刺痛。

云层之内,电光闪烁,随着轰隆的惊雷四起,也似乎蠢蠢欲动,要探头而出。

望住这陡然生变的一幕,人们终于变了脸色。

那灵兽族的金发男子口中呢喃道:“这是什么招式,居然催动天地异象,他不过是大修师期高阶,为何能够施展出媲美修灵期的修技!”

武牧荣如鹰击长空一般,身躯直接飞掠而起,待至丈余高度,便是一声大喊,双掌外伸,将朱砂躺卧的身躯直接推落!

无数道金光闪烁的字印,好似飞矢一般射落,争先恐后,向朱砂身躯罩落。

而朱砂那孱弱身躯上,登时也是出现无数密密麻麻、大小不一的字印,几乎瞬时之间,已经开始挤压扭曲,甚至翻滚起来。

武牧荣掌力暴冲,眼看朱砂那浑身字印已经终于无法维系平衡,瞬时就要彻底爆裂,忍不住狞笑出声,在他口内更是狂暴的冷喝出声:

“五印流转!”

朱砂眼睁睁的盯望住这一切,却是无力动弹,那唯一能够施放的孱弱神识,于是这无可避免的感知似乎更为深刻。

“我了个去,这次要嗝屁着凉了。”在他最后的时刻,却只想到了这一句话。

在朱砂的识海之内,魈面色凝重,将双目微微闭拢,极为无力的将手挥动了一下。

与此同时,朱砂的前胸上忽然有些突起,似乎有什么物事要努力破体而出!

“轰隆——!”

一声巨响,这平台之上,冲天光芒外放,赫然掀起了一股炽热的波浪。

伴随着惊天动地的巨响,滚滚浓裂气息,连同尘雾翻涌,如同铺天盖地的沙尘暴一般,腾空而起,直冲天际。

伴随着猩红色的灵力火焰妖艳绽放,仿佛朵朵妖娆艳丽的彼岸花,争奇斗艳.

而原本矗立的平台,亦是接连不断地坍塌了下去,碎裂的土块如同流星雨般纷纷坠落,毫不留情地落向了仓皇避让的人群.

人群之内不知道是谁,急掠如火,直接将那台面一角的段冷也拖拽而起,置放在一处角落里。

随着这遮天的尘雾逐渐消散,在这周遭的人们,终于再度看清了台上的情景。只是这一望之下,却是个个睁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望住眼前一切。

朱砂依旧躺卧在地,在其四周形成一个极为清晰的人形范围,身躯完好无损,而所处区域之外,却是崩塌碎裂,乱石层叠,黄土弥身。

在他的对面,赫然是武牧荣,只是此刻的他,却已经不是站立姿势,而是努力以手撑地,面白如纸,半晌后,似乎再也忍受不住,霍然吐出一口鲜血来。

那殷红的血光,飞溅到了面前一方突起的巨石之上,仿佛盛开的红蔷薇,妖艳夺目。

而接下来,他便是无力的坐倒了下去,倚靠着背后一片碎石土堆。

武牧荣居然是败了。

莫说十招的约定,没有将朱砂彻底击倒不说,居然在第十招祭出自己最强的修技时,遭遇了彻底的失败。

而就在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重庆白癜病医院
辽阳治疗宫颈炎方法
威海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怎么去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位置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